司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司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解放思想大讨论
 
  司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司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民营企业的合理保护与依法退出
2018/10/18 阅读次数:0

 

民营企业的合理保护与依法退出

建湖县人民法院课题组*

 

近三年,受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建湖县域民营企业在稳定发展的同时也呈现一系列问题,由此引发大量商事纠纷以诉讼的形式进入法院。如何合理、合法保护民营企业的权益已经成为地方法院,尤其是基层法院履行法定职责、维护地方稳定的重要任务。建湖法院通过深入调研,以本院近三年来审理的民营企业商事纠纷案件为切入点,剖析我县民营企业商事纠纷案件的特点、成因,并就如何依法维护民营企业权益、如何保障民营企业有序退出市场,提出一些建议。

一、建湖县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总体情况

20151月至201712月,建湖法院共审理各类涉民营企业商事案件2722件。通过对近三年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分析发现,我县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呈现以下特点:

(一)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上升趋势明显

2015年,建湖法院共审理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818件;2016年,审理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935件,同比增加117件;2017年,审理案件数已达969件(详见表1)。可以看出,近年来我县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增长态势明显。值得注意的是,进入诉讼程序的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均为双方当事人之间发生纠纷经过协商无法化解的,实际上县域范围内的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总数远远高于此数。

12015年以来建湖县民营企业商事纠纷类型及数量(件)

   

案件总数

各类型案件数

买卖

合同

纠纷

借款

合同

纠纷

保证

合同

纠纷

保险

合同

纠纷

租赁

合同

纠纷

票据

纠纷

其他

2015

818

254

330

27

6

13

1

187

2016

935

267

449

19

7

20

2

171

2017

969

330

421

33

6

27

1

151

  

2722

851

1200

79

19

60

4

509

12015-2017年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各类案件分布图

QQ图片20180720160250.png

(二)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类型较为集中

建湖县县域经济体系自身特色明显,支柱产业、支柱企业集中,从而导致建湖县域范围内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的类型也相对集中,一类是围绕资金纠纷衍生出借款合同纠纷、保证合同纠纷,此类纠纷是资本类纠纷,代表民营企业资金链的运行情况;一类是围绕经营纠纷衍生出买卖合同纠纷、租赁合同纠纷等纠纷类型,此类纠纷是由于企业的正常运营所导致,代表民营企业的市场活跃度。不容忽视的是,因资金纠纷产生的借款合同纠纷、保证合同纠纷占历年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的45%以上(详见图1)。

(三)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调解难度增大

调解作为基层法院化解纠纷的主要方式,2015年以来,建湖法院审理商事案件,采用调解方式结案的占全部案件的40%以上,而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调解率则明显低于该比例,调解难度明显大于其他类型纠纷。2015年,建湖法院审理的818件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中,采用调解方式结案比例仅占近30%20162017年该比例又下降了几个百分点,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的调解难度在逐年增大。

二、建湖县域民营企业商事纠纷激增成因剖析

(一)县域经济特点因素

1.民营企业的行业集中性。建湖县地处黄海之滨,背倚苏北平原,素有水乡明珠之美称。改革开放之前,建湖县经济发展仍然以农业为主,轻工业发展为辅助,商业企业发展土壤较为匮乏。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市场的进一步繁荣,群众思想的进一步开放,大量民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在建湖县范围内出现,以轻工业制造业为中心,辐射周边行业,形成了以花炮制造业、照明制造业、混凝土制造业等数个行业企业集群。建湖地方企业主通过相互靠拢形成企业集群的方式,一方面提升了自身企业的竞争力以及建湖企业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也通过相互之间的交流与学习,减少企业运营成本以及市场风险,其集群优势比较明显。

2015年初,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建湖县域经济中企业集群所面临的风险,也数倍于单兵作战的其他类型私营企业,市场需求的紧缩,交易额度的下滑,极大的动摇了企业集群对外的竞争力,也引发了企业集群内部的纠纷,大量同种类型的买卖合同、定作合同案件进入建湖法院。其中,仅以20171—10月为例,建湖法院受理混凝土买卖合同纠纷达38件,远超往年同期数据,且该类案件集中在数个企业中爆发。

2.民营企业的资金互通性。建湖县域经济体系主要由永林集团、象王集团等数个大型企业及数百家小型企业形成的企业集群所支撑,而作为建湖企业集群的成员,建湖本地民营企业之间往往相互共享作为企业发展命脉的资金链,互相为集群内其他企业资金链的顺畅运行提供便利,具体的表现为企业贷款、借款提供连带担保。这种企业间相互提供担保,甚至连环提供担保的方式,为企业获取更多的银行贷款及社会融资提供了保障,也将建湖本地企业通过资金链这一铁索链接在一起,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经济连舟。20151—10月,建湖法院共受理涉民营企业借款案件330件,个人作为债权人的案件40件,其中企业提供连带担保的有35件,占案件总数的87.5%;而银行等金融机构为债权人的案件中,企业提供连带担保比例高达68.9%。其中,江苏兴阳置业有限公司、江苏福吉特管业有限公司、盐城国豪制衣有限公司三家企业互相交叉担保进行融资,因一家企业资金周转困难,三个月内多达21件案件诉至法院,涉案金额高达6614.6万元。这种连舟效应的负面效果极其严重,一方面对被市场所淘汰的企业有序退出市场设置了无形障碍,另一方面为正常运营的其他企业套上了沉重的枷锁。

2015年,建湖法院新收破产案件两件,分别为盐城市百泰电工机械有限公司、盐城金龙马特种纺织有限公司,据初步估算,两家企业拖欠银行债务数千万元,其中由企业及企业主提供担保的债务占绝大部分。

2017年初,我院受理江苏润锦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清算案件,因负债高于资产,转入破产程序。该企业从设立开始直至进入破产,未从事任何生产经营活动,而产生的债权高达数亿元。企业本身资金、企业主个人资金与社会资本、县域资金的互通、牵连,给县域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带来了重大隐患。

(二)企业融资压力增大因素

资金链是企业的生命线,这一点对于发展规模较小的民营企业而言,更为重要。而一般民营企业较其他大型企业融资更为困难复杂,很容易导致资金链不畅甚至断裂,成为引发经济纠纷的重要根源。

1.民间借贷成本较高。随着经济发展的进一步提速,融资市场也得到蓬勃的发展。我县融资市场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显性的银行等金融机构融资,另一部分是隐形的民间融资。仅2017年一年,建湖法院共处理各类金融机构借款纠纷、保证纠纷就高达785件(并非仅涉及民营企业)。该类纠纷数量的提升,从另一面反映了我县企业融资需求的巨大。随着融资市场形态的变化,我县企业尤其是缺乏市场竞争力的民营企业融资渠道明显紧缩,只能选择利息更高的隐形民间融资市场进行融资,企业运营成本的提升进一步导致企业生存压力增大。

建湖法院审理的盐城市百泰电工机械有限公司破产案件中,该企业规模并不大,但每年融资所需支付的利息则高达数百万元,已陷入畸形发展的困境。民间高利融资困境已成为遏制民营企业生存和发展的主要症结之一,部分基础薄弱的民营企业甚至因此倒闭或在破产边缘挣扎求存。

2.金融借款程序复杂。改革开放初期,各有关部门为了扶植企业发展、提升市场活力,在资金、政策上给与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包括融资等各种形式的优惠。以建湖县某银行为例,该行在1995年至于2005年期间推行了一种较为宽松的联保方式,几个家庭相互之间提供担保便可在银行申请到5万至30万不等的贷款,我县大部分私营企业便是通过这种方式完成了企业原始的资本积累。随着市场的规范,大部分企业已经走上正轨,针对民营企业发展的优惠政策、优惠举措也逐渐消失,各银行融资方式日益规范。民营企业资金缺口较大,对银行而言就意味着放贷的高风险,所以银行对民营企业慎贷”“少贷,严格控制贷款规模甚至干脆不愿意放贷。即使放贷,在贷款责任的考核上也过于严厉,使得信贷员产生恐贷心理,不敢轻易贷款给民营企业。

近三年,建湖法院审理的涉民营企业借款合同、保证合同、追偿权纠纷中,欠款企业主要的答辩理由多数为银行故意不做贷款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这也是长期处于优惠融资政策照顾之下企业所形成的错误观念,规范融资行为对建湖民营企业形成巨大的挑战。

3.金融市场乱象丛生。我国没有相应的部门对民间融资的发展趋势、操作是否规范、运作是否正常等情况进行监测,导致民间资本的流通和运营基本处于无序状态。正是由于民间融资发展的混乱及监控手段的缺乏,一些根本无力运营巨额资本的企业和个人以某种名目向社会圈钱,日积月累,债务雪球越滚越大,集中到最后演变为非法集资;一些无力清偿债务的企业和个人,因缺乏制约不断拆东墙补西墙,四处借债欠债。

2015年至今,我县民间融资市场临时拆借资金即俗称的过桥资金利率较高,远远超过企业正常运行所能获取的利润。民间融资的监管缺失,造成了现有金融市场秩序的高风险,加剧了企业的融资困境,进一步催化了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的产生。

2017年底开始,我县金融市场中的个人债主、小额贷款公司,均开始着力清收贷款,缩小放贷范围,减少贷款额度,数个小额贷款公司在与法官沟通时甚至表示,目前的业务为只收不放。金融市场主体经营策略的随意性,也给企业融资、生存带来了较大的负面影响。

(三)企业管理模式因素

我院审理的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中,涉案企业大多实行家族式经营模式,高度集权和封闭,企业事务由企业主一人说了算。虽然涉案民营企业中有部分多人参股的有限公司,但或因一股独大,或因亲友持股,换汤不换药,与家族式经营模式并无本质区别。这种管理模式无法与现代企业制度的管理理念接轨,如没有健全的财务控制体系,企业资产与个人财产混同,财务信息不准确;很多经营者盲目投资和提供担保,一旦对方企业资金周转发生困难,企业被追偿容易导致自身陷入财务困境。

三、健全民营企业权益保护与市场退出机制

最高院要求,商事审判作为人民法院内部一个重要的审判部门,必须紧紧围绕十九大报告中有关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全新工作目标,围绕一条主线、抓好两项工作、树立三个理念。其中抓好两项工作就是指,一要抓好破产审判工作,始终坚持市场化、法治化、专业化原则,依法处置僵尸企业和去产能企业债务,全力推进破产审判工作,推动破解制约破产制度发展的体制机制性障碍;二要抓好金融审判工作,紧紧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开展金融审判工作,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切实维护国家金融安全。

可见,人民法院服务和保障地方经济发展战略的重心,已由保护经济发展稳定向提升经济发展质量方向倾斜。以往的经济发展格局中,人民法院将保障经济发展、地区稳定作为司法工作的主要追求,一定程度上忽视了人民法院在保障经济发展质量中的担当,表现为审判工作中重视对地方民营企业、尤其是支柱企业的保护,忽视诉讼风险对企业良性发展的推动作用,忽视了企业退出机制对于提升地方经济的良性作用,最终导致部分民营企业在无菌的环境中发展,缺乏市场竞争力。

因此,对民营企业的扶植,应当针对企业的不同特征,区别对待,实现优劣企业的市场分流,保障优质企业得到足够的政策与法律支撑,也保障不良企业的有序退出。表现在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处置中,既要重视对地方民营企业、尤其是支柱企业权益的保护,又要发挥诉讼风险对企业良性发展的推动作用,同时应当健全不良企业市场退出机制,促进企业健康发展,保障经济高质量运行。

(一)民营企业的质量评价与前景预判

建湖县域经济以民营企业为主体,县域经济环境中存在着具有市场竞争力、发展潜力的优势民营企业,同时也存在夕阳产业,甚至存在纯粹从事资本游戏的劣质企业,如何正确甄别民营企业的市场价值、社会功能,采取有效的保护或退出机制,是建湖法院提升县域经济质量的重要任务。

大数据时代,利用数据研判方式判断一个民营企业的发展前景,甄别企业的质量,也是一种便捷、高效的手段。

2:建湖某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案件数据

 

借款合同纠纷

买卖合同纠纷

租赁合同纠纷

劳动争议纠纷

其他诉讼

原告次数

2015

2

6

0

1

1

5

2016

5

3

0

0

2

2

2017

15

1

1

0

2

0

2是建湖某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三年来在建湖法院的诉讼情况,从表内显示的数据可以看出该企业在2015年时,借款合同纠纷数量为2件,买卖合同纠纷为6件,且多数为原告身份,结合该企业存在劳动争议纠纷的情形,可以基本确认,该企业该事件段内仍正常经营,发展较为平稳;而2017年,该企业借款合同纠纷案件呈现爆发式增长,且无追讨货款等正常商事纠纷出现,基本可以确认,该企业已处于非正常经营状态;同时,通过对借款合同个案的分析,该公司作为借款人的借款合同纠纷中,涉案的保证人达二十多名,多为周边企业及企业主,可以认定该企业已经成为互联互保的中心企业,已经成为影响县域经济发展质量的腐烂区域

对此类企业采取任何保护性的措施,都不能将其从深渊中拉回,对其采取的不合理保护,更可能导致病情的恶化,病毒的蔓延,影响其他正常经营的企业,依法退出是此类劣质企业的正确路径,也是经济发展质量提升的正确选择。

(二)优质企业的合理保护

民营企业是是地方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大量民营企业发展前景良好、生产经营正常,对此类企业采取合理的保护手段,是人民法院保障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任务。在各级法院长期的工作中,形成各种完善、系统的保障措施,对此各法院都有各自特色的做法。针对近期经济发展的新特点,建湖法院认为应更加着重从两个方面加强保护,一方面优化企业的外部生存环境,为企业良性发展打造基础,另一方面优化企业的内部管理机制,提升企业自主防范风险的能力,强化企业的内部发展动力。

1.优化企业发展的外部环境

1)加强融资管理。首先,人民法院可以协助地方政府制定合乎法律的区域规定,通过金融调控手段,放宽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等金融服务机构的准入条件,有效鼓励民间资本的整合利用。其次,尽量消除政策障碍,在信贷政策上向民营企业作适度倾斜,进一步引导和鼓励大中型商业银行建立独立核算的小企业服务机构,逐步提高民营企业中长期贷款的规模和比重。最后,政府主管部门、金融部门和执行部门要联合形成监管合力,将民间借贷纳入政府或金融监管部门的监督和管理,逐步形成政府主导、行业自律、社会监管的综合监管模式。

2)畅通融资通道。人民法院应当充分重视金融案件的审理与执行,保障以银行为主体的金融机关的权益,消除金融机构的后顾之忧,积极推动银行与市场前景良好的民营企业合作。对民营企业到期偿还贷款确有困难的,极力促成银行与企业达成延期还贷和解协议。对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金融创新方式,运用案例解读、印制宣传册等多种形式予以肯定和推广。妥善审理各类涉民营企业担保纠纷和民间借贷纠纷,依法支持民营企业信贷担保机制的完善,依法保护民营企业用于正常生产经营、转型升级的资金借贷。

(三)优化企业的内部管理

1.提升企业素质。人民法院应当通过专题宣传、送法下乡、送法入企等活动,引导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加强财务核算管理,根据自身经营需要和发展实际,科学扩张企业规模。引导民营企业加快制度创新步伐,推动企业产权与企业家或家族财产分离,实现产权结构由单一向多元的转变。引导发展到一定规模的民营企业,完善法人治理结构,适当分离所有权和经营权,逐步规范和落实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和经营管理层权责,建立和落实重大事项论证和决策机制、内部制衡和风险控制机制,切实降低投资和经营风险,有效避免因与企业运营无关的市场活动使企业陷入困境,实现县域经济连舟的逐步分离。协助行政机关在县域范围内探索专职经理人培育与发展路径,构建专职经理人与企业双向受益的市场架构,为职业经理人发展提供司法环境,吸引外地专职经理人来湖发展,提升县域经济的市场适应性与竞争力。

2.加强法治宣传。运用多种渠道加强企业管理的法律、法规宣传与实施,通过外部刺激引导企业自主规范管理,实现县域连环担保的自主解体。首先,法院等司法机关应当有针对性的开展涉企商事法律法规的宣传与培训,着力加强合同法、担保法以及相关法律法规的宣传教育力度,教育中小民营企业依法融资、慎重担保。其次,工商、税务等行政机关,应当加强对企业的管理,尤其是企业信用自主维护的引导,促使企业重视商业信誉,谨慎担保。

(四)不良企业的依法退出

抓好破产审判工作,作为最高院两项商事审判重要工作之一,对于保障劣质民营企业的依法退出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通过破产程序逐步对区域范围内不符合市场发展需求的民营企业实施退出,分化企业通过连环担保形成经济连舟,可以从根本上遏制民营企业商事纠纷的激增。

1.严格把控债权审核流程。债权的核对是破产程序的首要任务,也决定着企业退出市场后,是否会引发新的矛盾,遗留新的隐患。民营企业破产案件中,普遍存在大量的虚假债务,部分企业主试图通过扩大企业债务,稀释合法债务的清偿比例,从而获取不法利益。比如,建湖法院审理的润锦破产案中,经管理人及法院初步审核,存在大量的账面未记载的借条及付款凭据。因此,建湖法院在对此类债权进行核对时,采用更为严格的审查措施,一方面充分尊重债权人自治原则,对于债权申报结果,向全体债权人公布,并逐条解释每笔债权的形成及申报依据,以及对最终分配方案的影响,引导、督促债权人会议对不合理债权提出异议;另一方面并利用破产衍生诉讼、债权确认诉讼程序、公安介入等方式查明真相,保证债权不会出现无理扩张,合法债权人的权利受到压缩的情形。

2.挖掘破产企业剩余价值。企业法人作为一个人格化的虚拟主体,企业的资产是法人的核心,而土地、厂房等不动产则是企业资产的核心。近年,随着经济发展呈现新常态,以往土地热”“厂房热逐渐降温,投资者的投资回归理性,导致破产企业土地、厂房变现严重困难。建湖法院在审的9件破产案件中,因资产变现陷入僵局的达6件。为了能够高效、合理的将破产企业资产变现,建湖法院通过抵押资产的剥离,将土地、厂房未登记抵押部分的附属设施进行剥离,扩大非抵押资产的份额,保障职工及普通债权的权益;为了缓解债权人的对立情绪,建湖法院通过厂房出租、场地出租等方式,充分发掘了破产企业的剩余价值,避免资产变现程序中资产的无形浪费,即使获取破产程序所需的基础费用,以期对债权人有所交待,缓解债权人的情绪。

3.强化打击恶意避债力度。企业破产原本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情,对于企业而言意味着死亡,对于企业主而言则意味着投资的失败,然而部分民营企业主却将破产作为逃避债务的手段。对民营企业破产案件中发现恶意超高息借款、假借他人名义借款、签订虚假合同、伪造借款证据、转移资产等恶意逃避债务行为,一经查实,坚决依法严惩。活用联动机制,整合执行力量,专项清理涉企金融互联互保执行案件,加大打击拒执犯罪力度。选取代表性案例,借助报刊、电台、电子显示屏等载体向社会公众发布,增强教育警示作用,提高企业在借贷担保中的风险防范意识。

4.切断企业之间连环担保。建湖县县域经济内,存在数个以规模企业为中心的担保圈,不但这些处于前台的债务人公司受到债务缠身的影响,大量的担保企业也深受其害。促使破产企业有序退出市场,是法律赋予法院的职责,在破产案件中,消除连环担保带来的不良后果,避免引发新的破产,是处理此类案件的另一个重要目标。建湖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将切断企业连环担保锁作为一项重要任务,首先,在破产程序中对债权是否存在担保,担保的形式进行核对,并及时通知担保人,引导担保人对于不合法的担保进行自主维权;其次,在破产程序中对债权的数据认真审核,对债权的位序认真审查,对清偿比例依法确定,注重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沟通、协调,引导银行等金融机构先行在破产程序中受偿,避免不良影响的扩大;再次,对担保人的后续追偿依法引导,对于已经承担担保责任或确定承担担保责任的担保人,引导其依法行使追偿权,在破产程序中受偿,避免损失的进一步扩大;最后,破产程序中对于破产企业债务、担保债务、优先债权、应收账款等分别进行评议,确保债权、债务均不发生遗漏,确保破产案件实现案结事了,债权债务清晰,责任比例明确,避免引发新的矛盾。

(责任编辑:丁莉)

14

 

 

Copyright 2012 Yancheng Zhongyuan All Rights Reserved 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2012   后台管理
地址:江苏省盐城市城南新区府南路1号  邮编:224005   联系电话:0515-12368 苏ICP备12061227